小朱书店店主朱凤涛:卖旧书是我一辈子的事业
2020-05-09 | 作者: 柯思婷 | 来源:
在上海书友心里颇有地位的小朱旧书店因为疫情歇业了几个月。店主朱凤涛说,图书是一辈子的事业,哪怕知道明天就要走了,也还是会带着微笑做好今天的工作。小店艰辛不算什么,有书就够了。
    

年过六旬的退休大爷朱凤涛喜欢别人叫他“小朱”,他做了40多年的图书行业,目前的小店“小朱书店”也已经开了8年。这家小店位于上海浦东塘桥社区文化中心1楼,在疫情期间,应政府防疫要求,社区文化中心不能正常营业,他的小店至今也不能开张。

不过,对朱凤涛来说,旧书是他一辈子的事业,能做一天就做一天,从没想过放弃。

踏实经营,享誉沪上

小朱的父亲曾经是个摆地摊的书贩,解放后在国营的上海旧书店工作,后来小朱顶替父亲进入上海旧书店做营业员,还经营过上海地铁书店,现在自己下海做旧书生意。小朱的儿子也经常在店里帮忙,一家三代都和图书行业打交道。

一开始,小朱书店位于塘桥地铁站内。2011年,因为店铺房东与地铁公司之间的纠纷,书店被迫关闭,当时引起很多书友和媒体的关注。在各方帮助下,2012年4月,小朱书店在塘桥社区文化中心重新开门。社区给小朱书店大力支持,提供面积约140平方米的店铺,还减免了店租。

疫情期间,小店的压力仍然不小。小店书店收购旧书的数量很多,目前有30多万册,而店里只能放下10万册左右,小朱在外面另外租用了6个仓库,每月需要1万多元的租金,再加上员工的工资支出,现在只能用老本来支撑。

店里没有使用电脑管理系统,旧书的分类整理都由小朱和店员自己做,数十万册图书信息全都记在脑子里,客人想要的书他都会设法找到。“有时候整理收回来的书,发现上面还有当年上海旧书店的销售印章,我知道那很有可能是我以前亲手卖出去的,精神就来了,一下子就不觉得累。”

因为小店知名度较高,很多读书人都知道小朱书店,有旧书时就会主动联系上小朱。“如果客人不方便自己送来,我们就上门收,有时为了收书需要叫出租车或者货拉拉,一年下来,这些车费、路费就要上万元。”小朱几乎没有假期,他的生活就是在不停地收书、整理书。这份工作为他赢得尊敬。“很多不认识的人愿意帮助我,有一次我打出租车去收书,驾驶员主动提出要帮我免车费,我到现在还留着那张发票。”

循环旧书,回馈社会

小朱书店收书基本上来者不拒,能收尽收。“收废品的小贩也知道小朱书店,他们带来的书有些质量不高,不好卖,但是我们不能叫人家亏,就算再差的书,我们收购价也比废纸高。”

为了让旧书充分流动循环起来,也为了减轻仓库的压力,小朱书店这几年搞了“小朱书店旧书节”系列活动,把积压的书送出去,回馈社会。例如,菜谱、旅游、保健、养生类的书被捐到多个街道的居委,而适合学生看的旧书可以捐到外地的学校。

“我们和上海的外来工作者合作,办了一个‘寻找金凤凰’的活动。有很多外地的学子来到上海工作,他们和老家的学校、老师还有联系,通过他们把旧书以每本1元的价格送到贫困地区的学校里去,这样让旧书发挥更大的作用。”当时消息发出去后,很多人参与活动。去年教师节期间,一位收到书的安徽教师回馈说:“这是我多年来收到的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转型办展,传承文化

经过多年的收集,小朱手上有一批珍贵的旧书收藏,如果高价卖掉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但是他不想卖。对于小店的未来发展,他还有一些新的构想。

“我的旧书收藏主要有三大类。第一类是早期红色主题的珍贵旧书,我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把这些书展示出来,让现在的年轻人接受教育。第二类是关于上海历史方方面面的旧书,我也希望以后有机会开一个上海主题的资料库,保存和传递上海的记忆。第三类是一些老版本的经典书,每一个年代都有一些经典版本的书,不仅内容经典,装帧设计也经典,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我自己留了几千种,如果有企业家或者单位感兴趣,我想可以合作办展,做一个‘旧书减压’的活动,大家看到以前的经典书,可以找回从前的快乐。”

上海的旧书店越来越少,很多年轻一代选择电子书,或者去时髦的品牌书店。然而,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不能没有旧书,旧书里有文化的种子。小朱知道旧书的价值。

至于网上经营,小朱书店暂时还没有开始。小店人力不足,藏书又多又杂,流通很快,开网店非常困难,光是把图书信息录入、随时上架下架更新就要花很大工夫。不过,疫情给了小朱一些想法:“这次疫情当中,有些单位搞了‘共享员工’,以后如果附近有合适的员工,可以来给我们帮帮忙,人手够了也许就可以打理网店。”

情之所系,乐在其中

小朱书店在正常经营的情况下是没有生存问题的,基本可以做到保本。“亏是不亏,但赚钱也没赚,就赚了点书。”他笑着说。

很多人都有开书店的梦想。小朱深知,这不是赚大钱的生意。曾经有外地的书友打电话向他咨询,说自己也想开一家旧书店。“我老实跟他说,我当然希望你开,但是我想问你,你开这个书店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热爱还是想赚钱养家呢?如果是为了赚钱,还是不要开比较好,等衣食无忧了再开比较合适。我自己已经退休,最低保障有了,所以我可以承受这门生意。”小朱说。

因为疫情而暂时歇业,小朱才有了一次难得的假期,退休后还每天忙忙碌碌只是为了爱好和情感。他说:“我记得父亲退休后到外地养老,他也会摆小书摊搞旧书,也不是为了赚钱,让小朋友来看看书,只当解闷。看到父亲这样,我就觉得做这个非常有意义,所以我也要做一辈子的图书营业员。”

旧书店里的人生不只有灰尘,还有他的理想和感情。40多年的坚守,除了书还是书。小朱说,哪怕知道明天就要走了,也还是会带着微笑做好今天的工作。小店艰辛不算什么,有书就够了。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期刊搜索
期数:
栏目:
作者:
标题:
全年订阅价格:¥88.00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联系段话 021-64360005
全年订阅价格:¥375.00
《理财周刊》纸质杂志2020年度共25期,邮发代号:4-866。咨询电话:64759996-121、123(9: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