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偷电行为不是盗窃 | 维权钱线 | 第922期 郝梦真

有时候小区内会有“改造电路电表”的小广告,声称只需数百元就可以帮你无限省电。这种行为看似聪明隐蔽,但也是盗窃行为,达到一定数额也会构成犯罪。

驾校教练醉驾怎么罚 | 维权钱线 | 第920期 郝梦真

驾校教练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且发生交通事故,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危险驾驶罪。作为驾驶员的驾驶启蒙老师,他已无法对驾校学员作出表率。

“枪手”替考有什么后果 | 维权钱线 | 第919期 邵阳

2015年11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对作弊、替考等违纪行为作了明确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不管是考试者本人还是“枪手”,或者是作弊的组织者、帮助者,都可能触犯刑法。

员工不愿随企业搬迁能开除吗 | 维权钱线 | 第918期 杨程

因用人单位关闭、组织架构调整、搬迁等客观因素导致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时,用人单位需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参与共享经营 规则改变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916期 杨程

依赖流量的创业模式多多少少都要面临刷单的难题。项目方出招围堵刷单行为降低了部分参与者的积极性,合作无法继续该怎么办?

驾校学员“跳车”摔伤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914期 叶莎

嘉定的君某在学车过程中为上厕所自行跳车摔伤,被评定为九级伤残,事发时车门没关。近期,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因学车引发的健康权纠纷案,最终明确了事故责任承担。

券商员工借IPO获利该当何罪 | 维权钱线 | 第913期 邵阳

近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原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员工张某、钮某、陈某利用IPO项目低价入股获利,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经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并生效。

参团旅游不满意能退钱吗 | 维权钱线 | 第912期 柯思婷

2018年,徐先生等人参加了被告旅行社的美国东西海岸加夏威夷之旅。旅游回来后,徐先生等人罗列了旅行社的7项违规行为,要求给他们各退赔1.2万元。法院认为徐先生等人没有提供证据,诉请金额计算方式也没有依据,不支持他们的诉讼请求。

病休返岗老员工被解约合法吗 | 维权钱线 | 第910期 柯思婷

年过五旬的马先生病休两年之后返岗,却被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于是马先生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状告科技公司。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不能继续履行的,用人单位需要支付赔偿金。

三代人遗产继承纠纷怎么解 | 维权钱线 | 第908期 柯思婷

苏某因病去世,苏某的遗产分为两部分,一是遗嘱所涵盖的两套房屋,二是遗嘱未提及的存款、汽车等动产。判决结果显示,第一部分按遗嘱继承,第二部分则按法定继承的规则由各继承人均等继承。

怀疑妻子出轨 离婚财产咋分 | 维权钱线 | 第907期 柯思婷

陈先生怀疑前妻在离婚前与一位案外人存在婚外情,因此,他主张多分夫妻共同财产。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最近为这对20年夫妻判决了离婚财产纠纷。

在健身房“拉伸”受伤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906期 柯思婷

健身房会员李女士在接受教练的拉伸放松活动后,第二天就感觉肩颈疼痛,第三天就上医院,这一过程紧密结合,法院最后确认了教练拉伸放松活动与李女士受伤之间的因果关系。

被执行人年老病重怎么办 | 维权钱线 | 第905期 郝梦真

一起需要执行的案件由于被执行人郑老太年老病重而无法强制执行,但郑老太过世后,其子女不能再阻挠执行,涉案房屋应按照判决书确定的内容交付给申请人。上海嘉定法院执行局最近就执结了一起拖延5年的老知青房屋纠纷案。

热心帮忙者触电身亡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904期 严林林

顾某热心帮别人装空调,却不慎触电身亡。悲痛之余,顾某家人将当时接受帮助的赵力、王雨以及供电公司告至法院,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70余万元。近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结了此案。

做美容反遭“毁容”如何索赔 | 维权钱线 | 第903期 孙心元

女青年小李为追求美脸效果,在某百货店做祛除面部痘疤痘印术美容,然而术后小李非但没有变美,反倒是“毁了容”,郁愤的小李要求该百货店赔偿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1万余元。上海嘉定法院依法判决支持了小李的部分诉请。

大额执行款全是零钱怎么办 | 维权钱线 | 第902期 杭天行

林红和郑强的一场离婚纠纷案中,因被执行人林红心存怨气,6万元的执行款竟被全部兑换成了5元和10元的纸币,让原本可以快速执结的案件陷入了清点钞票的“困境”。法官表示,被执行人如果不配合执行可能面临罚款乃至司法拘留等惩戒措施。

老赖卖房后不搬离怎么办 | 维权钱线 | 第901期 郝梦真

陈女士买房后遇到老赖,房屋被卖方原业主非法占据3年,买方在没有任何违约的情况下,起诉要求腾退。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最终出动腾退小组将老赖“请出”陈女士的家门。

公众号发批评文章是否侵权 | 维权钱线 | 第900期 邵阳

在微信公众号上,我们常常能见到一些批评与揭黑的负面文章,此类文章是否会侵害到批评对象的名誉权呢?近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就审理了一起由微信公众号引发的名誉权纠纷案。那么,法院为何会裁定驳回原告诉请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银行卡被盗刷谁担责(上) | 维权钱线 | 第897期 郝梦真

银行卡被盗刷事件频频发生,哪些情况是银行之过,哪些情况要自己承担责任呢?我们通过4个不同类型的案例,来看看法院如何解答。

银行卡被盗刷谁担责(下) | 维权钱线 | 第898期 郝梦真

法院建议,在发现银行卡有不正常的金额变动时,要第一时间致电发卡行客服说明情况,也要将银行卡及卡号拍照存档,并及时去派出所报案。


期刊搜索
期数:
栏目:
作者:
标题:
全年订阅价格:¥88.00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 服务热线:021-64360005
全年订阅价格:¥375.00
《理财周刊》纸质杂志2020年度共25期,邮发代号:4-866。咨询电话:64759996-121、123(9: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