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强占他人房屋该当何罪 | 维权钱线 | 第886期 周夏雨

上海62岁男子管某因一场长达10余年的家族纠纷,长期与妻儿占据一套不属于他的房产。在法院二审判决要求其搬离系争房屋、并支付相关房屋使用费后,管某仍拒不执行。最终,杨浦法院判处管某犯拒执罪,判处其拘役5个月。

“假离婚”成真 财产怎么分 | 维权钱线 | 第882期 严林林

张伟与吕馨夫妻为规避限购政策“假离婚”,由于产生矛盾与不信任,离婚弄假成真,并因此产生了财产纠纷。双方因案生案、以恶制恶。面对结怨多年的双方当事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是如何彻底化解纠纷的呢?

老赖的孩子为何“被迫”转学 | 维权钱线 | 第880期 王慧君

为破解执行难,各级法院出台了许多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本案中的老赖纪平(化名)因躲避执行、违反限高令的行为而坑了孩子。最近,他与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不得不从高收费的私立学校转出,自己也被法院处以司法拘留15日的处罚。

离婚后还要为前妻还“卡债”吗 | 维权钱线 | 第879期 杜凡非

赵某前妻金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刷爆了多张信用卡,金额近6万元。虽然目前金某夫妻已经离婚,但赵先生仍要承担连带责任为她归还欠款。如果夫妻一方的欠款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另一方也成了共同被执行人,拒不还款可能会导致拒执罪。

“蓝宝石镜头”是虚假广告吗 | 维权钱线 | 第878期 郝梦真

在各大手机品牌的激烈角逐中,屏幕与镜头材料的竞争也没有放松。看到广告上宣传手机使用了蓝宝石水晶镜头表面,市民周先生就兴冲冲下了单。结果发现所谓的“蓝宝石”材料其实并非天然宝石,而是一种合成材料,这样是欺骗消费者吗?

“执行难”为何说难也不难 | 维权钱线 | 第877期 杜凡非

房屋腾退的执行过程常常枝节横生,为了尽早顺利解决问题,当事人到了强制执行阶段仍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作一些协商与让步,达成和解。近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兼顾情、理、法,巧妙化解一起房屋腾退案的执行难题。

抵押房产被出租还能拍卖吗 | 维权钱线 | 第875期 杜凡非

上海市杨浦区有一位被执行人,企图通过出租被抵押的房产来逃避法院的拍卖。实际上,“买卖不破租赁”这一原则是有例外的,“先抵后租”并不能阻止法院启动拍卖程序。

玩“密室逃脱”损坏设施怎么赔 | 维权钱线 | 第874期 郝梦真

80后青年小张与他的朋友玩“密室逃脱”游戏,在消费过程中损坏了商家的物品,双方就赔偿问题产生纠纷。目前关于这类纠纷的赔偿还没有明确规定,如何划分责任、如何确定赔偿金额,需要双方协商解决。

被撞后去世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873期 郝梦真

发生交通事故后,伤者如果不积极配合治疗,出现了严重的不良后果,他自己是否也要为此承担责任呢?

“手滑”转错账还能追回吗 | 维权钱线 | 第872期 周夏雨

转错账后,事主可以采取一系列措施尽量挽回损失。不当得利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不当得利的收款方也应该配合警方和法院,退回或返还不当得利。

“凶宅”贬值承租方需担责吗 | 维权钱线 | 第870期 严林林

张平一家从某置业公司处购得一处房屋,并将房屋交由该公司用作员工宿舍使用。一年后,公司员工于屋内猝死。鉴于房屋因公司使用而成为“凶宅”,价值贬损,张家人一纸诉状将该置业公司告至法院。近日,上海嘉定法院审理了这起特殊的赔偿纠纷案。

酒驾骗保后果有多严重 | 维权钱线 | 第869期 王慧君

刘浩酒后驾车发生单车事故,为骗取保险理赔金,让车辆被保险人的妻子“顶包”。正当两人为骗保得逞而暗自窃喜时,公安机关接到了保险公司的报案。近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刘氏夫妇双双被判刑。

信用卡“套现转贷”坑了谁 | 维权钱线 | 第868期 周夏雨

市民李某借给朋友吴某近30万元,其中10万元系信用卡套现所得,利用信用卡套现取得资金再来转借他人获利,到底是聪明之举还是违法行为?法院对此会否予以支持呢?

倒卖“山寨”球衣该当何罪 | 维权钱线 | 第867期 周夏雨

随着我国对保护知识产权日益重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行为将受到监管和严惩。日前,上海杨浦区法院受理了一起因销售“山寨”球衣涉嫌犯罪的知识产权案件,被告人陈辛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2年6个月,罚金7万元。

电竞冠军奖金该不该兑现 | 维权钱线 | 第865期 张晓莉

在电竞比赛中勇夺全国冠军,可商家以种种理由拒绝兑现奖金。于是,参赛者灵山县某网吧将赛事发起和承办方上海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近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审结该起案件,一审判令网络科技公司给付网吧奖金36万元。

车险理赔款应赔付给谁 | 维权钱线 | 第863期 张晓莉

冷先生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对方车辆被认定全责,冷先生自掏腰包修车后,肇事司机却“人间蒸发”,而肇事车辆保险公司则以已经向被保险人即肇事司机理赔为由拒绝赔付。作为无责一方的冷先生,难道应自行承担车辆维修损失吗?

伪造“长期租约”后果如何 | 维权钱线 | 第861期 周夏雨

对房产进行司法拍卖时,有的债务人会串通案外人伪造长期租约,以此提出执行异议,阻挠房产的拍卖和交接。申请执行人或竞买人可以通过申请笔迹鉴定等方式作出应对。

“爬虫”偷扒网络小说该当何罪 | 维权钱线 | 第859期 周夏雨

杭州两名计算机专业学生开发出一款“爬虫软件”,未经授权抓取各网文版权方小说达数千部,供读者免费阅读,再通过植入广告非法获利上千万元。日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两名被告表示认罪、悔罪,已“倾家荡产”对版权方予以赔偿。

父子“断交”后还需赡养老父吗 | 维权钱线 | 第857期 孙弢

老施与小施,几年前因房屋等问题,父子反目,不再来往。如今,老施因疾病缠身入不敷出,于是将儿子告上法院,要求每月支付其1500元赡养费,而小施自己的家庭负担并不轻。法院会如何判决呢?

摹仿名牌商标该怎么罚 | 维权钱线 | 第858期 陈亦雨

在商品上使用与他人企业字号相同的字样,有“搭便车”故意并造成公众误认且无正当理由,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期刊搜索
期数:
栏目:
作者:
标题:
全年订阅价格:¥88.00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 服务热线:021-64360005
全年订阅价格:¥480.00
《理财周刊》纸质杂志共48期,仅限上海地区。外地用户到当地邮局办理,邮发代号:4-866。咨询电话:64759996-121、123(9: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