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理赔款应赔付给谁 | 维权钱线 | 第863期 张晓莉

冷先生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对方车辆被认定全责,冷先生自掏腰包修车后,肇事司机却“人间蒸发”,而肇事车辆保险公司则以已经向被保险人即肇事司机理赔为由拒绝赔付。作为无责一方的冷先生,难道应自行承担车辆维修损失吗?

伪造“长期租约”后果如何 | 维权钱线 | 第861期 周夏雨

对房产进行司法拍卖时,有的债务人会串通案外人伪造长期租约,以此提出执行异议,阻挠房产的拍卖和交接。申请执行人或竞买人可以通过申请笔迹鉴定等方式作出应对。

“爬虫”偷扒网络小说该当何罪 | 维权钱线 | 第859期 周夏雨

杭州两名计算机专业学生开发出一款“爬虫软件”,未经授权抓取各网文版权方小说达数千部,供读者免费阅读,再通过植入广告非法获利上千万元。日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两名被告表示认罪、悔罪,已“倾家荡产”对版权方予以赔偿。

摹仿名牌商标该怎么罚 | 维权钱线 | 第858期 陈亦雨

在商品上使用与他人企业字号相同的字样,有“搭便车”故意并造成公众误认且无正当理由,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父子“断交”后还需赡养老父吗 | 维权钱线 | 第857期 孙弢

老施与小施,几年前因房屋等问题,父子反目,不再来往。如今,老施因疾病缠身入不敷出,于是将儿子告上法院,要求每月支付其1500元赡养费,而小施自己的家庭负担并不轻。法院会如何判决呢?

兄妹间“借钱”炒股亏了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856期 周夏雨

委托理财和民间借贷是不同的法律关系,有着不同的法律结果。哥哥将钱“借”给妹妹一家炒股,不料,投资失败后,哥哥索要本金无果,遂将妹妹诉至法院。这究竟算是一起委托理财纠纷,还是亲属间单纯的借钱互助? 哥哥要不要承担炒股的亏损呢?

手机银行被盗刷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855期 周夏雨

江涛的手机银行被盗刷,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判决银行不赔。因为账户入侵案件的受害者江涛对其损失及银行过错无力举证,其储蓄卡被转账及办理贷款产生的损失,只能自行承担责任。

高价求购古玩藏着哪些骗局 | 维权钱线 | 第854期 孙弢

艺术品的变现有难度,交易无门是个普遍的难题,有些骗子就利用藏友的这一难点,精心编织了骗局来敛财。孟某、张某泽等人为实施诈骗专门成立公司,骗取鉴定费等各种费用共计人民币213.77万余元,被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刑。

中国游客入俄受阻谁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853期 张晓莉

2015年7月,29名中国游客因旅行社经办的手续不全而无法入境俄罗斯,相关的两家旅行社在对接中出现严重疏漏,造成了上百万元的损失。梳理双方过去的沟通互动过程,责任最终会如何认定呢?

“老赖”邻居为何被高铁封杀 | 维权钱线 | 第852期 王慧君

上海嘉定某小区邻居间由于空调外机、铁门而产生了纠纷,但是侵权一方拒不配合执行令,结果被法院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信被执行人的个人信誉、工作、生活、出行等方面都将受到影响。

私自销售机顶盒犯法吗 | 维权钱线 | 第851期 孙弢

创业思维离不开“脑洞”,但需在法律和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否则非法经营行为可能触犯刑法。吴某、万某及王某3人,未经许可委托他人批量生产可收看国外电视节目的网络机顶盒并进行销售,从中谋取暴利共计千万元,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一人公司”欠薪 股东要还钱吗 | 维权钱线 | 第850期 周夏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指出,“一人公司”在被执行的过程中,执行人可以申请追加“一人公司”的股东作为被执行人,由股东拿出个人财产偿还公司的欠薪或债务。

网红主播多头签约能行吗 | 维权钱线 | 第849期 周夏雨

大部分主播都是身兼数个平台的直播工作,而且直播平台和经纪公司的签约并不规范,由此引发的民事纠纷和社会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

法院为何不支持借条的“本金” | 维权钱线 | 第847期 孙弢

《合同法》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本案中,双方约定的利息高于法律规定的上限,法院予以调整。

不能“双倍返还”购房定金是为啥 | 维权钱线 | 第846期 孙弢

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如果是给付定金的买方不履行约定,将无权要求返还定金;如果是收受定金的卖方不履行约定,则应当双倍返还定金。本案中买家曹某要求卖家双倍返还定金40万元,并赔偿律师费损失2万元,能获得法院支持吗?

哪些意外受伤者能获赔偿 | 维权钱线 | 第845期 孙弢

生活和工作中的意外受伤常常发生,造成损害的实际情况各有不同,损害责任很难简单地划清。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近来接连判决了多起相关案件,我们可以从中认识损害责任认定的一些原则。

警惕“套路贷”抢钱套路深 | 维权钱线 | 第843期 孙弢

近日,上海法院首次以抢劫罪等3项罪名严惩涉“套路贷”犯罪。“套路贷”以借款人的房产担保为目标,诈骗手法比传统高利贷更进一步,主动寻找名下有房产的潜在对象,然后做局下套,一步步引导受害人“违约”, 强行要求被害人以房产等偿还全额虚高借款。

“代位继承”引发房产纠纷怎么解 | 维权钱线 | 第841期 周夏雨

15年前,上海老知青张灿客死云南,经公安机关调查,其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张聪对张灿的死亡承担主要责任,张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15年后,刑满出狱的张聪却对已故祖父母留在上海的房产发起代位继承主张。15年三代人的家庭纠葛怎么解?

用“假公证书”骗钱谁该担责 | 维权钱线 | 第839期 张晓莉

为归还高利贷,男子吴某持虚构事实取得的公证书与典当行签署合同,将已归前妻及女儿所有的房屋进行抵押,骗得借款约80万元,后因无力偿还借款而惹上官司。那么,除了吴某还有谁该为这起诈骗案担责呢?

“挂名父亲”赠妻女房产能收回吗 | 维权钱线 | 第835期 严林林 张可

妻子起诉离婚,诉讼中丈夫发现养育了10年的女儿竟然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离婚后,原先的“挂名父亲”王建民起诉要求撤销对女儿和妻子的房屋产权赠与。合同是有严肃性的,那么,他的要求能实现吗?


期刊搜索
期数:
栏目:
作者:
标题:
全年订阅价格:¥88.00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 服务热线:021-64360005
全年订阅价格:¥396.00
理财周刊纸质2017年全年共48期,仅限上海地区。外地用户到当地邮局办理,邮发代号:4-866。咨询电话:64759996-121、123(9: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