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泛亚危机”
2015-09-25 | 作者: 邢力 | 来源:
最近一周,泛亚投资者集体维权的新闻引起了舆论广泛关注。许多第一次听闻“泛亚”这个名字的人都很好奇,泛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投资平台?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投资者维权无门的困境?今天的泛亚危机对投资者又有哪些深刻的警示呢?
    

2015年9月21日下午,北京金融街的证监会门前聚集了一批请愿者,场面十分混乱。但这次聚集与跌跌不休的股市无关,而和一个叫泛亚日金宝的产品无法兑付有关。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泛亚投资者的集会请愿了。此前,他们已经在昆明泛亚总部、上海静安寺等多地公开维权。

据了解,泛亚日金宝的规模高达430亿元,投资者超过22万人,如此巨大的金额和如此广泛的受害者群体,让这起事件闹得越来越大。对于许多不了解泛亚的人来说,不禁要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问:泛亚日金宝到底是什么?

泛亚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很陌生。其全称为“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2011年在云南昆明成立,董事长叫单九良。

泛亚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平台,已上市铟、锗、钴、钨、铋、镓、锑、硒、碲、钒、稀土镝、稀土铽等14个稀有稀土金属品种。其中,泛亚称其铟、锗等7个品种的交易量、交割量、库存量为全球第一,特别是铟的库存量占到全球的95%。

成立伊始,泛亚就把它的商业模式与国家稀土战略安全捆绑在一起。泛亚声称,在稀有稀土战略金属的产业链河道里,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商业收储及对产业进行货物资产质押直接融资,从而修建了一个“洞庭湖”。一方面消化了过剩产能,一方面通过“洞庭湖”,有效调节了产业上下游的阶段性供需,使产业价格波动更平稳,使行业发展数据更透明有序。

泛亚成立之初的“泛亚收益模式介绍”显示,泛亚刚开始推出了3种交易模式,第一种为保证金20%的订金交易,属于投资,类似于炒期货,5倍杠杠,T+0双向交易,高风险、高收益;第二种叫货物抵押融资,也叫受托,主要赚取的是交易滞纳金,不参与价格波动,固定收益,无风险;第三种叫全额预订。

上述三种交易方式,大多数投资者都选择了第二种。因为泛亚在解释第二种交易方式时,明确表示其具有固定收益、无风险的特点,这也是泛亚向投资者极力推荐的日金宝。

泛亚给出的日金宝的盈利模式是这样的:因为市场上大多数人在投机,只用20%订金交易,不付全款提货,所以厂家的货就卖不出去,实际上货物就无法真实交割。为了公平起见,交易所规定,凡是下单却又不提货的投机客,就要每天向生产企业(卖家)支付千分之五的延期交割费。

但是由于交易所实行全款全货制度,购货方在预订货物时,就需要支付全部货款,此时购货方的资金压力就会很大,便需要委托资金受托方垫付全部货款,并为委托方代持货物。所谓垫付货款的受托方就是日金宝的投资人,在这里,日金宝充当了短期过桥贷款人的角色。这样一来,由于生产企业已经从日金宝的投资人那里拿到了全部货款,所以投机客的延期交割费也就不再交给企业,而交给受托方了。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合同在投机客手中,所有稀有金属价格涨跌的风险就完全由投机客承担,与受托方无关。只要投机客不提货就需要支付滞纳金,每天5‰,交易所扣除1.25‰管理费,受托方则净赚3.75‰,年化收益率就是13.68%。

从上述收益模式可见,日金宝的确可以做到稳赚不赔。为了吸引投资者,泛亚还反复宣传该产品“保本保息,资金随进随出”。

但是这个生意从一开始就有一个逻辑陷阱。泛亚的建立初衷,就是稳定国家战略稀有金属价格,避免被海外做空势力打压,导致我国的稀有金属以极低的价格流落海外。为此,泛亚就要极力掌握稀有金属的定价权,通过人为操纵,使得那些稀有金属的价格持续上涨,制造稀有金属市场繁荣,我国的稀土资源得以保值增值的虚假效果。那具体如何操作才能达到这个效果呢?

泛亚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大量收购稀有金属,通过垄断市场供给来控制价格。而泛亚不断坐庄打压做空投机势力,让稀有金属价格持续上涨,又导致稀有金属的生产企业被虚假的需求刺激,持续扩大产能,造成严重供大于求的虚假繁荣。其中尤以泛亚最骄傲的拳头产品“铟”最典型。中国现在每年对铟的需求量只有几十吨,而泛亚在过去4年中却积累了3600吨的铟,严重供大于求,自然会导致铟的真实市场价格持续下跌,而泛亚交易所却通过坐庄,强行把铟的价格持续抬高,以至于庄家必须以高于市价70%的价格接受上亿元实物。

想要维持这样的虚假繁荣,就必须让泛亚的稀有金属没有真实交割。根据泛亚交易所的规定,个人买家均可申请买方交割而没有实物卖方交割的资格,而许多稀有金属上市品种在泛亚交易所内只有一家生产企业具有卖方交割资质,如果这家企业不参与交易(和泛亚私下串通好),投资者即便选择实物交割,也无法获得实物。结果导致所有持有卖单合同的投资者,只能被动每日缴纳延期交割费给申请交割的买家。用今天的话说,这属于典型的“恶意做多”。如果这个卖单不平仓,不管市场价格如何波动,不断增加的延期交割费都会逐渐把本金侵蚀掉。由于这个被人为操控的市场只能单向做多,远远偏离了真实市场价格,久而久之,市场就没有什么人敢于持有空单,延期交割费的收入就越来越少。而日金宝的规模却不断扩大,原来设想中的收益模式已经无法维系下去。所以日金宝里的资金最后大部分没有拿去做受托方,而是拿去坐庄高价收购稀有金属。于是原本无风险的投资品种,就逐渐演变为必须依靠更多的后续资金才能维持下去的庞氏骗局。

二问:泛亚兑付危机如何诞生? 

既然日金宝设想中的盈利模式已经无法持续,那出现危机就是迟早的事了。为了避免日金宝出现兑付危机,继续维持虚假繁荣,泛亚就通过各种广告、并发展了无数代理商来四处吸纳资金。

同时,意识到早晚要出事的泛亚高层也一直想依靠资本市场的力量来弥补窟窿。比如泛亚曾挪用资金10亿元收购“红筹之父”梁伯韬旗下的上市公司意马国际,意图把泛亚业务资产打包装入香港上市公司,让香港股民接盘。此外泛亚还和多家私募投资机构洽谈入股合作,但都没能成功获得融资。

而最终推倒这个多米诺骨牌的就是A股的大牛市。2014年下半年开始,A股持续走强,越来越多的资金从银行、P2P、信托、楼市等各处涌入股市。在股市动辄一两个月就能获得翻倍投资回报的诱惑下,日金宝13%的利息吸引力大为削弱。所以从2014年年底A股大牛市第一波起来后,由于投资者的集中赎回,泛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不得不停止继续高价收储,导致其库存量最大的品种铟的价格迅速下跌。

而泛亚交易所稀有金属价格的暴跌,进一步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担心价格暴跌会导致日金宝投资安全。加上A股持续走牛,导致日金宝出现了提现困难。从2、3月份开始,泛亚无法T+0实时赎回,赎回时间变长,到4、5月份不得不对大额赎回进行限制,再到6、7月份,普通的小额赎回也无法成功……因为越是股市走牛,越多的投资者想要赎回日金宝,而日金宝越是无法按时赎回,就会引发更多不安的投资者加速赎回,从而导致日金宝的资金链彻底断裂。

7月15日,泛亚有色交易所发布公告承认,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委托受托交易商近日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在委托受托业务合同期限内,部分受托资金出现了集中赎回情况。

8月31日,泛亚所停止委托受托业务,并通过公告宣布日金宝投资者从单纯的财务投资者变成了泛亚高价囤积的现货持有人。也就是说,要钱没有,要稀有金属的货可以给你。但普通投资者不可能要那么多稀有金属,所以泛亚给出的解决办法就是让投资人签署180天、360天的刚性兑付的50亿元回购协议。9月交易所新交易系统上线后,稀有金属产业仓单质押融资业务将通过泛融网来实现。

但其实这只是换汤不换药,稀有金属生产企业都在亏损,根本无力支撑那么高的利息。这实际上是用另一个庞氏骗局来圆眼下这个庞氏骗局,把更大的风险进一步延后罢了。

三问:银行和地方政府是否要担责?

在维权的过程中,泛亚投资人对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失职也颇有微词。

不少投资者反映说,他们是从银行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日金宝,最后也是去银行柜台买的日金宝。据媒体报道,中国银行新疆分行销售的“泛亚理财产品”金额高达70亿元。但其实泛亚并没有发行理财产品的资质,日金宝业务可以说涉嫌非法集资。而且泛亚一直对外宣传有专门的银行第三方存管账户,资金一直在银行的监管下,非常安全。可实际上泛亚所宣称的第三方存管只是一种“类三方存管”模式,本质上是银商转账,资金早就通过银行进了泛亚的对公账户。所以在泛亚骗局被揭穿后,许多投资者认为银行也存在“助纣为虐”的嫌疑,银行透支了自己的信誉。

更让人感到揪心的是,泛亚之所以能获得那么多投资者的信任,与云南省和昆明市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分不开。2010年,泛亚作为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由政府批准设立。2010年12月27日,昆明市政府印发《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并成立由分管金融副市长任组长的监管委员会,对交易所进行监管。2011年4月21日泛亚的成立庆典上,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敲响了开市第一锣。包括“一行三局”在内的多个政府部门组成的云南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领导小组办公室,多次以书面形式明确交易所的合法合规性。所以,从一开始,“由政府监管,获政府支持”就一直是泛亚广告宣传中的重点。

但如今无论是云南省证监局、云南省金融办还是昆明市金融办都在踢皮球,无法给出解决办法。

四问:泛亚事件如何善后?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泛亚事件将如何善后呢?

显然,让政府来为泛亚的窟窿兜底,就是让全体纳税人为泛亚兜底,这么做显然不公平也不现实。泛亚骗局虽然有政府监管不力的因素,但毕竟是商业骗局。眼下当务之急是控制泛亚的相关责任人,追求其刑事责任,封存所有相关账户和资产,进行破产清算,尽可能挽回投资者的损失。但是由于稀有金属价格持续走低,加上许多资金早已被泛亚管理层挪用或挥霍掉,最终能追回多少损失,还是个未知数。

五问:如何提防下一个“泛亚”?

对投资者来说,泛亚事件再次敲响了投资警钟。

首先,看不懂的投资不要碰。泛亚模式非常复杂,极具迷惑性,如果你没有搞明白,就千万不能随意投资。

其次,不要盲目相信企业宣传的所谓“政府信用背书”,尤其是所谓地方政府的支持。

第三,也不能盲目相信银行的推荐。一直以来,银保产品的违规销售饱受诟病,而银行在泛亚事件中的表现也令人失望,推荐泛亚日金宝与银行理应恪守的安全稳健的理财风格不符。

第四,平台资金进出信息不透明的不要碰。泛亚危机根源是由于信息不透明,泛亚自己没有严格规范运作,盲目扩张规模,导致原本理论上可行的商业模式变成了庞氏骗局。

最后,所有号称零风险高收益的理财产品都不要碰。如今股市暴跌,央行又连续降息,包括逆回购、债券和货币基金的收益率都在下降,哪怕是许多风控比较严格的P2P平台的产品收益也在下降中,降低投资回报的心理预期,不要贪图高收益,是避免被骗的根本办法。

本栏其他文章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期刊搜索
期数:
栏目:
作者:
标题:
全年订阅价格:¥88.00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联系电话 021-64360005
全年订阅价格:¥240.00
《理财周刊》纸质杂志2021年(12期),邮发代号:4-866。
咨询电话:64759996(9: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