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派大青衣史依弘:把艺术当一种信仰
2015-09-25 | 作者: 柯思婷 | 来源:
对于梅派大青衣史依弘来说,艺术作为信仰,它已经超越了职业,成为了一种生活。“演”字其实暗示了刻意表演的痕迹,而做演员并没有所谓的表演技巧,不要去“演”,应该把自己搁到角色里,让观众去相信。
    

初见史依弘,一袭素色长裙,不见了舞台上浓烈的粉面朱唇,却依然光彩照人,顾盼神飞。她是《扈三娘与王英》里英武的扈三娘,是《杨门女将》里泼辣的穆桂英,是《锁麟囊》里仗义的薛湘灵,是《牡丹亭》里纯情的杜丽娘,也是《霸王别姬》里令人扼腕的虞姬。然而不管演什么人物,她都像她自己,一个至美至真的史依弘。

艺术里的美

史依弘这样理解美:“京剧的美是含蓄而古典的美。美对我来说是去除一切不自然的、过分雕琢的、过分渲染的东西。我不太理解时尚的美。所谓美不是视觉上的好看,美的女性应该可爱、真诚、爱笑。”

许多现代中国人和传统文化之间已经渐行渐远,但是传统文化虽然不受关注,却也因此而不受打扰。京剧人有着宁静的生活状态,于是更可以守住自己的内心世界。“艺术家很单纯,他们和这个世界是有距离的”,史依弘说。清末民初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高峰期过后,如今京剧在沉默中酝酿着爆发。对于当代国人不了解传统、盲目追逐外国文化的现象,史依弘并不感到恐慌,“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后,大家就会开始反思,一项艺术的发展有所起伏是正常的。京剧与中国人的命运息息相关,她折射出中国独特的政治和人文历史,既然能够存活到现在而没有消亡,正说明了她不息的生命力。”

然而学戏很艰辛,要付出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代价。史依弘10 岁进上海戏校京剧班,后来念了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走过了没有寒暑假的学生时代,后来又不断地进修。做演员在生活上要相当自律,既要保养好嗓子,保持训练,也要注意身材,不能过胖,还要不断学习,修身养性。

史依弘以敢为天下先闻名。她参加过电视节目《舞林大会》,后来演了京剧版的《巴黎圣母院》——《情殇钟楼》,以梅派弟子的身份唱过程派剧目《锁麟囊》,现在还在排下一部新戏。“一定要创新。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创新失败很可能是因为基础没打好。京剧创新首先要理解京剧,扎扎实实地拿下传统,然后才能谈创新。”史依弘未来的愿望是尽自己所能去推广京剧。有生命力的艺术不会没有市场。她说:“艺术与商业并不相互排斥,不管是艺术的商业,还是商业的艺术,只要做到了极致就能融为一体,既无伤于艺术的美,也不失于商业的价值,关键要看艺术家怎么来做。”

生活上的真

说起“女人40 一枝花”,史依弘笑着说:“其实每一个年龄段都很好,没有一代人是完美的,都要经历成长。年轻人容易犯错,但他们还是任性而可爱的。”

史依弘也经历了漫长的成长期。第一课是学会坦然接受失败,独立面对舞台。“我的成长过程一直伴随着掌声和批评。我从来没自恋过,一路上被批评得很厉害。小时候上台表演,枪掉了,帽子掉了,可你还得演呀,没有人来救你。我曾经很在乎成败。小时候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上台表演频频出错,虽然已经训练了很久。当时我不停地在想,是不是入错了行?我会改行吗?那时就算有演出,心里却不乐意去,因为不够自信,内心太过纠结。长大之后渐渐地什么都不在乎了,最重要的是自己状态好或者不好,有没有把美带给观众。”

年过40 岁,史依弘仍然生活得像件精致的艺术品,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江湖人称“史姐姐”,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魅力。“因为我要在舞台上演少女呀!”她笑着整理肩上的围巾,保持少女感的秘诀在于要经常登台,平时多和年轻人在一起。30 年来史依弘不停歇地演出,“这对我来说是好事,演员的职业就是站在舞台上”。舞台和生活是分不开的。台上台下的史依弘始终如一,戏要真,生活也不能假。她说:“生活就应该是自然的、放松的。12 岁时有一天上台前,一位老师突然问我紧张吗,我说我紧张的,老师又问我:‘难道你要紧张一辈子吗?’‘演’不是一个好的字,它其实暗示了刻意表演的痕迹,而做演员没有所谓的表演技巧,不要去‘演’,应该把自己搁到角色里,让观众去相信。生活和舞台表演一样,要自然而真实。”

史依弘小时候练过体操,学戏之初攻的是武旦,后来才改青衣。刚进戏校的时候,她对京剧很是好奇,但还谈不上热爱,能够遇到几位好老师是一大幸事,在他们的指导下经过长年探索,她与京剧艺术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有些人干一行,怨一行,认识不到自己的价值,可是要生存就要少幻想。80 后、90 后们应该脚踏实地,人对行业的热忱是可以培养出来的,不管是不是热爱,都要好好工作和学习。”

作为一个淡泊的京剧人,史依弘觉得现在的人过于着急,花掉太多时间去追逐所谓财富,丧失了幸福感。从事京剧行业要耐得住寂寞和清贫,“我没有多少财可理,平时还是依赖银行,或者让理财经验丰富的朋友来帮我打理,收益如何我并不看重,因为我的生活很简单,不需要很多钱”。史依弘的休闲时光更多是交给阅读和旅行,与各行各业的人交流,“其实财富不仅是钱财,也是文化知识的积累”。

“我什么都学。”无论是电影、游戏、创意,还是会计、金融,她都来者不拒,接受各种各样的知识冲击。从小时候学戏到现在进修,她从来没有缺过课,也从未在课堂或戏院里打过瞌睡。随时随地积极地获取新知,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因为我想了解,有了这个想了解的愿望就很好。”

史依弘相信,保持学习状态能够获得幸福感,尤其是学习艺术。对于不是从事艺术工作的女性朋友,要保有幸福和美丽的状态,她建议可以去接触和学习一项艺术,比如插花、养花,入门并不困难,甚至可以和生活相融。工作领域的差异不会阻碍美的传播。她说:“因为艺术从来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信仰。”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期刊搜索
期数:
栏目:
作者:
标题:
全年订阅价格:¥88.00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联系电话 021-64360005
全年订阅价格:¥240.00
《理财周刊》纸质杂志2021年(12期),邮发代号:4-866。
咨询电话:64759996(9: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