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美元冲击新兴市场!
www.moneyweekly.com.cn   2018-05-07   第一财经

近一个月美元指数涨幅高达近4%,从2月时接近88的水平反弹至眼下的92.4附近。每当美元转强,新兴市场的神经都会不由自主地紧绷。

事实证明,年初表现优异的新兴市场近两个月可谓风雨飘摇,股市、汇市、债市都遭受重挫。近期的几大事件更是加剧了市场恐慌——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再度暴跌8.5%,系近两年半来的最大跌幅。为阻止比索的进一步贬值,4日,阿根廷一周内第三次上调了基准利率;同日,汇丰宣布上调香港美元存款利率100倍。

而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等新兴市场货币自4月以来跌幅高达5%,股市、债市也并不理想。如惊弓之鸟的投资者愈发担忧——美联储大幅收紧流动性、全球流动性持续回流美国、新兴市场崩塌的一幕又将重演吗?

不过,记者采访多家机构后发现,目前各界对于美元走强的持续性和强度并不看好,美国财政赤字扩大、债券收益率曲线趋平(衰退迹象)、欧日经济未来或反弹等都是背后的原因。此外,不少机构仍在等候做多新兴市场的时机,“波动率(VIX)已经从早前的25%降至如今的15%,我们认为新兴市场货币其实极具吸引力,当风险极度厌恶的情绪退却后,我们会开始寻求做多机遇,包括战略性布局做多俄罗斯卢布对美元。”渣打全球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en)告诉记者。

强美元令新兴市场承压

截至上周收盘,美元指数报92.42,而3个月前,美指还在88附近徘徊。

之所以美元走强,背后存在三大主要因素。法兴银行外汇策略主管Kit Juckes对记者表示,首先,美国国债收益率较欧、日的溢价持续走扩,这拉动美元走强。4月24日晚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举突破3%,带动美元加速攀升。

其次,当做空美元的行动达到极端的时候,出现逆转的可能就在加大。2月美股闪崩、3月贸易争端等导致美元趋弱的因素消散,使得被市场超卖的美元再度走强。

第三,一季度欧元区经济数据暂时疲软,导致欧元受挫,而欧元在美元指数中的占比超过60%,这也直接推动美元攀升。

交易员去年就始终认为,要美元走升需要具备以下条件:美联储加息超预期(即2018年加息4次),通胀预期回升。如今,这两项条件似乎都在逐步满足。3月美国核心PCE为1.9%,逼近了2%的通胀目标,而且去年拖累通胀的因素(电信、医疗)已经逐步消散,逼近75美元/桶的油价也助燃通胀预期。

强美元来袭,新兴市场的情绪瞬间瓦解。追踪基金动向的EPFR Global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日当周,投资者从新兴市场债券基金撤出了10亿美元资金,为今年2月初全球市场抛售潮以来的最大撤出规模,也是16个月以来首次出现连续两周资金净流出。

新兴市场股市方面,自今年1月29日创下历史新高后,MSCI新兴市场指数已经下跌近10%,科技类股暴跌,再加上贸易争端和美债利率的飙升,导致全球新兴市场股票遭到抛售。

多个地区都在加速抬升利率,提升“免疫力”。5月4日,汇丰银行宣布即日起上调香港美元存款利率100倍,由0.001%上调至0.1%,为9年来首次调整。事实上,汇丰于5月2日也曾宣布上调港元定存利率,1万元以上新资金6个月定存利率1.35%,12个月定存利率可达1.6%,但仅仅适用于指定的综合理财户口,优惠期至6月底。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导致港元对美元持续走软的HIBOR(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也一改低迷的状态,5月4日,3个月期Hibor升至1.72000%,不断刷新十年来最高水平。截至上周五,该品种连续16天上涨。

当然,这也跟香港金管局的“港元保卫战”息息相关。从4月12日至19日,面对港元对美元贬值,金管局在8个交易日内出手13次捍卫联系汇率制度,共计买入513亿港元“护盘”。然而,此举的直接结果就是香港银行体系的结余急剧减少,银行间市场利率急速攀升。建银国际分析师此前也对记者表示,流动性的收紧可能导致港股未来持续承压。

阿根廷比索也成了“重灾区”。5月3日,比索再度暴跌8.5%,为近两年半来的最大跌幅。为阻止比索进一步贬值,4日,阿根廷一周内第三次上调了基准利率,将关键的7天逆回购利率再上调675个基点,从33.25%上调至40%。

机构并不认同“末日来袭”

新兴市场货币过去一段时间表现如此不尽如人意,主要还是因为油价逼近75美元/桶,通胀预期空前高涨,此外对于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也可能会伤及新兴市场。

“然而,我们认为这种悲观情绪有所夸大,增长动能的确在欧元区和日本放缓,但是如果要将这一趋势折射到新兴市场则太过极端。欧日仅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11%,而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除了日本)贡献率超过40%,因此尽管市场存在一定的悲观情绪,我们认为新兴市场的基本面大致仍然无损。”罗伯逊告诉记者。

也有观点认为,美国经济放缓在即,新兴市场也没好日子过。但这一判断并不准确。眼下,美国失业率创下了3.9%的历史新低,就市场表现来看,“尽管标普500指数较1月高点下行近8%,但周期性行业(科技、工业)表现强于防御性板块(医疗和公用事业),且从2017年以来就大幅跑赢大盘,2018年至今跑赢将近7%,这也说明目前经济状况仍然较为乐观。”罗伯逊提及。

同时,机构普遍认为,这一轮强美元是“强弩之末”,而不是新一轮强周期的开始。法兴银行甚至认为美元仍存在10%的下行空间。

“尽管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3%引发市场轰动,但其实这比起2013年的3%根本不值得一提,当时的收益率曲线更为陡峭(如今则日趋平坦化,引发中长期经济衰退的预测),因此如今美债收益率对于美元而言利好作用较弱。”Kit Juckes对记者表示。

罗伯逊还对记者表示,为了应对减税等赤字经济,美国国债发行量正在加大,本季度国债拍卖规模将达730亿美元。但所幸,近期数据显示美国财政部并没有发行更多的长期国债,而是久期平均分配,这缓解了市场对于长端利率大幅攀升的担忧。同时,美国薪资增速(2.6%)并未显著提升,这也并不利于美元持续走强。

在Kit Juckes看来,美元的强势可能仍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正在开始正常化,被低估的欧元有望继续升值,即使日本央行仍表示要维持当前政策立场,但日元随时可能爆发。

“近期欧元/美元的升值态势暂停,跌破了1.2关口。但如果此后还能继续突破1.25,就会看到下一个新高,1.3可能是水到渠成的目标位。催化剂或是市场一致预期2019年欧元区增长会持续复苏。”他对记者称。

就人民币而言,渣打甚至预计,美元/人民币年末可能来到6.2以下的位置,其他机构的预测普遍在6.2~6.45的区间。

7101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