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辞职再添贸易阴影
www.moneyweekly.com.cn   2018-03-08   21世纪经济报道

“墨西哥大选使NAFTA谈判存在较大变数。特朗普上台对拉美形成的冲击主要落在墨西哥身上,墨西哥现任涅托政府身段比较柔软,还是希望能够尽量缓和冲击、避免针对性的反击措施,对于延续三边协定、加强对美关系也抱有较高期望值。如果著名的左翼政党领袖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当选,可能墨西哥在对美立场上会变得强硬,NAFTA谈崩的可能性会加大。所以NAFTA谈判的前景可能很大程度上要看大选结果,各方都在观望。”王鹏对记者说。

当地时间3月6日,主张自由贸易的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宣布辞职。市场担心贸易战风险上升,并且美国退出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可能性加大,加元与墨西哥比索应声大跌。

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的谈判于2017年8月启动,至今进展缓慢。美、加、墨三国需就30个章节达成一致,但目前仅完成6个章节,三国在包括“修订汽车原产地规则”等多个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互不让步。

当地时间3月5日,更新NAFTA第七轮谈判在墨西哥城落幕,外媒援引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表态称,最新一轮的谈判未能获得预期进展。美国总统特朗普祭出针对进口钢铝的“关税牌”,给NAFTA谈判再度蒙上阴影。

谈判遇上墨西哥大选

“更新NAFTA谈判主要取决于美国,看美国的要价和要求能否调整到加拿大和墨西哥可以接受的程度。能否成功目前看来还有较大不确定性,分歧仍然很大,很难短期内解决。并且墨西哥夏季要大选,美国也将迎来国会中期选举,谈判的精力会减少,很可能拖很久。”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苏庆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特朗普曾多次威胁称,如果不能达成有利于美国的新协定,美国将退出NAFTA。“特朗普的行事风格表明NAFTA谈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中国社科院拉美所中美洲和加勒比研究中心秘书长王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更新NAFTA谈判的不确定性正在给加拿大、墨西哥的经济前景造成压力。王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相较美国和加拿大,NAFTA对墨西哥而言更是至关重要,美国是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NAFTA运行多年以来,对墨西哥现有格局下的贸易联系有巨大影响力。

墨西哥官员对于加紧重谈NAFTA一直非常谨慎上心。加入NAFTA以来,墨西哥对外贸易加速增长,汽车、电气设备等制造业产品出口所占比重持续增加,约80%的出口产品销往美国。墨西哥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公司的投资,据墨经济部统计,2017年墨吸收外国直接投资297亿美元,美国对墨投资139亿美元,占比46.8%。

墨西哥总统选举定于7月举行,三方在大选前完成谈判的希望大概率会落空。尽管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表示大选不会影响NAFTA谈判的时间表,总统任期结束前仍可继续谈判。然而,大选无疑将使谈判面临更多的政治阻力。

“墨西哥大选使NAFTA谈判存在较大变数。特朗普上台对拉美形成的冲击主要落在墨西哥身上,墨西哥现任涅托政府身段比较柔软,还是希望能够尽量缓和冲击、避免针对性的反击措施,对于延续三边协定、加强对美关系也抱有较高期望值。如果著名的左翼政党领袖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当选,可能墨西哥在对美立场上会变得强硬,NAFTA谈崩的可能性会加大。所以NAFTA谈判的前景可能很大程度上要看大选结果,各方都在观望。”王鹏对记者说。

3月5日,莱特希泽表示,重谈NAFTA的时间已所剩不多;尽管美国更希望达成三边协议,但如果无法实现,美国将推动与其北美贸易伙伴的双边协定。瓜哈尔多3月6日表明拒绝与美国谈双边贸易协定,称目前正在重新谈判的NAFTA必须仍是三边协议。

“从墨西哥角度来看,尽管对现有机制也有不满,但是能希望在延续现有机制的基础上改善,不愿推倒重来。如果放弃已经运行了二十多年的NAFTA,另谈双边协定,带来的动荡、风险和波折是巨大的,所以墨西哥希望在三边框架内尽量达成妥协。”王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苏庆义对记者表示,美加墨三国都非常依赖NAFTA,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双边谈判的难度也非常大,如果NAFTA谈崩,受损的是美加墨当事国。

在美中企担忧贸易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1日宣布,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分析普遍认为,此举意在以关税为筹码向其北美贸易伙伴施压,迫使加、墨在NAFTA谈判中作出让步。

特朗普暗示,除非达成“公平协议”,否则不会豁免加拿大和墨西哥钢铝产品的关税,而加拿大和墨西哥均表示必要时将采取反击措施。3月7日,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辞职,贸易战爆发的担忧进一步加剧。

“我们微通道产品的原材料主要是铝材,其中一部分是从国内进口的,一旦确定对钢铝征关税,我们在美国的工厂可能会受到影响。而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动作所引起的全球贸易保护主义趋势也是我们关注和担忧的。”三花控股集团总裁助理、杭州三花微通道换热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倪晓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

三花控股集团是一家浙江民营企业,拥有家用空调、商用空调、冷冻冷藏、家电控制和汽车空调及热管理系统等五大系列产品,主导产品全球占有率领先。该公司不仅国内设有多个生产基地,在海外如波兰、美国、墨西哥也设有生产制造基地,近50%的业务是出口海外,其中美国和墨西哥是公司许多重要战略客户的所在地。

记者了解到,三花控股集团十分重视美墨业务板块价值,因此该公司一直非常关注NAFTA协定谈判的进度,如果NAFTA协议谈判破裂,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在美国和墨西哥工厂的业务。“至于三国是否最终能达成彼此妥协后的协议,我们也无法判断,因为这涉及大国经济多层次、多方面的利益博弈。我们希望全球开放的贸易格局能够延续,NAFTA能够进一步促进地区经济的发展,而非形成彼此间的贸易壁垒。”倪晓明说。

贸易战没有赢家。在倪晓明看来,尽管很多在美设厂的中国企业上游供应方为美国当地企业,但这些美国当地的供应商也是从其他地区进口原材料,不一定来自美国本土。一旦发生贸易战,整个供应链都会受到影响。他向记者透露,公司一直在思考和谋划“本地化”的经营策略,通过采购、制造、物流的本地化,来降低特朗普加征关税可能对公司业务造成的影响。

29229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