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神秘账户操纵股价
www.moneyweekly.com.cn   2018-01-30   央视

去年,我国资本市场查处了不少大案要案,今天我们就来关注一起涉及利用几十亿资金,操纵几百个账户的违法案件,此案成为去年证监会稽查的重点。央视记者独家获准首次用镜头记录资本市场违法案件的稽查和侦破的全过程。

2016年,在走势平稳的股票市场上,一家公司的股价,却出现异乎寻常的连续大涨,这最终触发了深交所大数据监测系统的警报。四个月内这个股票的涨幅到达100%。

市场监控人员初步分析发现,这家名叫“大连电瓷”的公司股价大涨的背后,存在令人不解的疑点:它没有任何重大利好消息的支撑。是怎样的力量在推动这种蹊跷的暴涨呢?调查人员通过系统调取了频繁交易这只股票的400多份资料,逐个展开分析。层层筛查后,初步锁定了200多个个人账户。最为可疑的是,他们从来不买卖别的股票,只盯着“大连电瓷”这一只股票,翻来覆去地炒。这与普通股民的常规操作行为相去甚远。

深交所工作人员:而且账户的获利是非常惊人的,截止到2016年12月份,我们上报的时候这些账户的账面获利已经超过6个亿了。

200多个个人账户,只炒作一支股票,而且人人都是日进斗金的股神?带着这样的疑问,稽查部门的办案人员对这200多个嫌疑账户严密监控,从千头万绪的交易痕迹里,发现了藏在幕后的神秘黑手。一个自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股票操盘人李卫卫。

证监会调查人员:就是他下单比较频繁,他的银行账户跟那些配资的账户,也有很多的资金往来,所以当时就把他列为一个调查的重点。

背后惊现大鱼 案件持续升级

200多个个人账户的异常交易行为,让办案人员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游资做庄案件。不过,当办案人员准备启动现场调查时,突然跳出了一条大鱼——深交所系统突然监测到一个10亿元的机构账户在上海出现,并频繁交易“大连电瓷”股票,这比那200多个个人账户搅动的风浪可大多了。

调查人员通过注册信息,发现这个基金账户的背后投资方跟一家名叫阜兴集团的公司,办公地点标注的是同一个地址。调查人员的注意力转向了这家阜兴集团。这时,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阜兴集团负责人朱一栋的身份,原来十分特殊,他正是“大连电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儿子。

三路人马同时出击 启动现场调查

“大连电瓷”的实际控制人是董事长朱冠成,他的儿子朱一栋的出现,让办案人员意识到,案件远比最初呈现的案情要复杂得多。朱一栋的出现跟他父亲的上市公司有何关系?他跟最初发现的那200多个嫌疑账户又是否有联系呢?

在掌握了相应的证据之后,办案人员决定启动现场调查。出发之前,办案人员向我们展示了三条办案线索:“大连电瓷”上市公司的所在地——大连、朱一栋个人公司的办公地——上海、涉嫌操控200多账户的李卫卫——注册公司在北京。同一天上午,办案人员兵分三路,突然出现在大连、上海、北京三地提前锁定的地址。

在大连,办案人员见到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朱冠成,发现他对上市公司的事务根本不熟悉。而从公司董秘以及其他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朱冠成已经是退休状态,公司的实际运营就是由他的儿子朱一栋在负责。也就是说朱一栋是上市公司所有信息的决策人。

而北京这边,在提前锁定的地方,办案人员扑了个空,没有找到李卫卫。与李卫卫相熟的人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在上海的阜兴集团,朱一栋同样没有露面。

甚至连公司其他负责人也借故没有出现,但办案的脚步并没有因此停下,在稽查人员的一再要求下,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负责人宋某终于露了面,但在接受询问时,声称自己对买卖“大连电瓷”股票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过,宋某身上的细节还是让人看出他在掩饰什么。调查人员发现,宋某的办公室有明显被清理过的痕迹,甚至他提供的手机,干净到连自己家人的电话都没有存。然而,当调查进入第二天,宋某突然失联。同时,整个阜兴集团的办公室人去楼空,朱一栋、宋某和其他相关人员的手机全部关机。

迂回突破 关键证据无处藏身

意料之中的软对抗出现了,办案人员继续有条不紊地着手对三地获取的信息进行比对。更多的调查人员则从外围涉案人员身上寻找线索,收集证据。

现场调查进入第四天,一组重要线索没有逃过办案人员的眼睛:北京这边,办案人员掌握了李卫卫曾经在上海的一家酒店替他人操盘;上海那边,调查人员从阜兴集团的一个工作人员处发现了一张酒店巨额账单,里面还明确标注了李卫卫的名字。北京和上海的证据链条准确地对接了起来。接下来,这家位于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成为了调查的重点。

酒店的入住记录显示,一间被长期包下的总统套房,客人的名字正是李卫卫。而总统套房费用的签单挂账号显示,不惜重金包下这个总统套房的,正是朱一栋掌管的阜兴集团。这个总统套房里又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证监会调查人员: 现场我们发现了一台电脑,这个电脑上有几十个证券公司的下单软件,电脑里面也有一些账户的使用记录,在涉案当事人的酒店房间里面也找到了同一批购买的二十多台装箱单。

通过技术比对,调查组证实了这台电脑跟同一批购买的二十多台电脑,正是用来下单集中买卖“大连电瓷”股票的设备。

隐蔽性强 涉嫌操纵近500个账户

经过几轮现场调查,稽查人员掌握的书面证据、资料越来越丰富,但这也意味着后续的分析工作量也呈几何增长。

随着办案的深入,调查组发现,这个案件的隐蔽性非常强。

证监会调查人员: 它为了规避这个交易所的监控,它会今天用一批账户,用了过后他赶紧就换掉了,就不再用这一批了,然后再换成下一批,继续这么操盘。

案件进展到此时此刻,涉嫌的账户早已不只是最初那200多个浮在水面上的可疑账户。涉嫌的账户直线上升到多达600个,他们分散隐藏在78家券商开户,用到了全国券商总数的三分之二,地点更是遍布20多个省市。

经过专业的比对分析,调查人员最终锁定了其中495个账户,清晰地整理出了账户之间的关联以及资金往来的脉络,这些证据与外围调查的其他证据,相互对碰,印证了违规操作的种种事实。

梳理证据 案件谜团逐一解开

在对约谈人员的谈话内容整理后,办案人员逐一解开谜团,案情的真相慢慢浮出了水面。

经过对相关证据整理分析,调查组发现,在配合调查时,信誓旦旦的阜兴集团证券负责人宋某某,明显是撒谎。

证监会调查人员: 其实他是这个案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人员。他是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的负责人,他是主要是执行阜兴集团老板朱一栋的指令包括和配资机构,李卫卫等人员对接,对账都是他参与的。

而在涉案嫌疑人买卖“大连电瓷”股票的后期,每逢集中买入,公司就会发布利好公告,推升股价一波上涨。而这都跟实际掌控这家上市公司的朱一栋关系密切。

证监会调查人员 :上市公司董秘,包括他那边就是说和上市公司联系的阜兴集团几个人,都是说这些信息是来源于朱一栋,他们都是受朱一栋委托去做这些。

当办案人员基本理清案情脉络的时候,朱一栋本人也从香港回到内地,向办案人员承认了上述操作行为。

2016年5月,朱一栋授权宋某某和郑某某以配资形式购买“大连电瓷”股票;6月,郑某某把对外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介绍给朱一栋,进行操盘;在双方约定如何分成后,7月资金到账开始交易“大连电瓷”;他们利用资金优势和对“大连电瓷”信息披露的控制权,伺机释放利好,帮助自己获利。

各怀鬼胎 偷鸡不成反蚀米

?在这个案子里,朱一栋找来自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用几百个账户隐蔽操作,就是我们在大网子里看到的那几百条小鱼。那为什么后来会出现一条操控上十亿资金的大鱼呢。这原来是朱一栋“以身犯险”,让自己的公司出面成立基金开始操盘自家的股票。

李卫卫在操盘的过程中,并没有按照事先约定的比例进行配资,而是私自提高杠杆,并把配资多出来的钱买卖其他股票。朱一栋发现后,虽然提出了警告,但李卫卫没有听从指挥,“大连电瓷”股价出现大幅波动,朱一栋动用自己公司账户的钱来维护股价。2017年2月底,李卫卫操作购买的另外一只股票爆仓,连续两个跌停,配资账户也被出资方强制平仓。

被平仓后,“大连电瓷”的股票因为被大量卖出,股价大幅下跌,朱一栋不得不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名义让股票停牌,这也致使不少中小投资者被套牢。

证监会在履行完相关程序后,将依法对本案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去年以来,证监会还严厉查处了朱德洪、阙文斌等一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他们同样发布利好信息,意图影响股价。监管部门再次提醒,不得滥用市值管理的名义操纵市场,否则将依法严处。

1126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