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期国债升破4%!
www.moneyweekly.com.cn   2017-11-15   券商中国

14日,10年期国债现券收益率盘中破“4”,触及4.01%,最后以3.9625%报收。即便如此,这也是3年来的新高点。此外,美国国债收益率居高不下,印度10年期国债收益率14日也突破7%,南非国债收益率13日就升破2016年1月以来新高……

很可能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不得不适应4%以上的这样无风险利率。其实,翻开历史来看,4%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算啥稀奇事情,上一波的国债收益率的峰值达到4.8%。

不得不说,每一波国债收益率飙升的背后,都有房地产调控的身影。抑制楼市过热交易、金融去杠杆,这个“灰犀牛”的风险一定要释放。而房地产调控带来的信用收缩,让经济总需求重回下行趋势,也是去杠杆的必由之路。

其实,从利率角度看,全国首套房贷利率在今年3月份触底,才上涨半年而已,刚刚超过5年期以上基准贷款利率(4.9%),仍然显著低于2011年至2015年上半年的房贷利率水平。利率上涨也是推动投机回归实体经济的必要措施。随着利率水平的不断上升,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潜在收益越来越低,而风险则越来越大,才会不断有人抛售投机房产,实现“房住不炒”。从这个角度来说,连续扩张了3年的居民部门也要开始收缩杠杆。

10年期国债现券升破4%

14日,10年期国债活跃券170018收益率上行1.91bp报3.98%,盘中升破“4”触及4.01%。

10年期国债活跃券170010收益率上行报4.00%。10年期国债活跃券170025收益率上行报3.95%。而10年期国债现券收益率指数收盘为3.9625%。

在国债期货市场上,演绎“V”型反转,10年期债主力T1803收涨0.27%,盘中一度下行0.40%,刷新主力连续合约91.83元的历史新低;5年期主力合约TF1803收涨0.20%,盘中一度下行0.15%。

供大于求,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逼近5%

14日,国家开发银行招标的一批共5只固息增发债,中标收益率多高于二级市场利率,投标倍数多处于较低水平,显示在当前弱势环境下,市场机构参与意愿不足。14日,十年期国开债收益率,已经达到4.8150%。

其实,从10月至今,债券供给压力显现,市场需求没有出现明显改善,收益率形成持续上涨局面。要知道,现在国开行整体的贷款收益也就是5%出头,如今国开行的发债成本已经越来越高,4.8%,都逼近5%了,真是压力很大。

央妈继续“放短锁长”

长期资金价格如此高涨,也带动短期资金价格走高。目前,央行已经连续3天净投放,但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仍然连续3天全面走高。

14日,央行开展了2800亿元逆回购操作,实现净投放1400亿元。不过,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仍然全面走高。

不过,如果历史来看,市场短期资金仍然不算特别紧张,短期资金仍然处于比较充裕的状态。下图为3个月期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历史走势图:

来看国家统计局的表态:目前利率水平变动不大,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有所缓解。从我们观测到的一些指标看,不管是央行的利率还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等指标来看,以及我们调研中了解到的中小企业情况来看,目前利率水平变动不是很大。

其实,14日国家统计局的表态来看,正是短期资金充裕的结果。在既要“去杠杆,调结构”,又要坚持“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思维”要求下,央行“放短锁长”成为必然选择。而且从央行操作上看,努力在短期资金上尽全力满足市场的需求。11月至今,央行首次启动63天逆回购、提前对冲全月MLF到期等等操作都在全力稳定市场资金面预期。

“放短”表示短期资金宽裕,MLF的规模不断创新高。消费贷属于“短期资金”,多了没地方去,变着法子去充当首付买房,所以政府要严查,否则“锁长”就失效了。而国家统计局观察的中小企业情况,短期现金利率变动不大,也都属于此范畴。

“锁长”意味着长期资金紧张,比如房贷资金,利息上浮,实行总量管理,额度紧张。很多年初买的房,现在还没有放款,由此也推动长端利率就要升,作为观察长端利率的指标——十年期国债价格持续下跌就是直接的结果。

而且目前来看,金融去杠杆还没有结束,部分领域的风险远远谈不上有效释放,随着后续监管政策的不断强化,金融机构还存在较大的资产负债调整压力,从而对长期债市收益率继续构成压制。

居民部门开始收缩杠杆

显然,当前货币政策整体仍然偏紧。历史上看,这个偏紧的货币政策仍然将持续一段时间,4%的无风险收益率也可能维持很长时间。

上一波4%的行情,就持续了一年左右。看看历史上的国债收益率4%,都与房地产调控走向密切相关。可以说,每一波国债收益率飙升的背后,都有房地产调控的身影。维持4%的时间和调控的持续性完全正相关。

事实上,尽管此轮房地产调控措施出现了“三限”等前所未有的行政强制措施,但是在货币政策上,仍然很“温柔”,这也是房地产调控一年后再出台新政的货币政策背景。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房贷利率水平。

从上图来看,全国首套房贷利率,仅仅从4月份开始上涨,连续两个季度大增,刚刚超过5年期以上基准贷款利率(4.9%)。当前首套房利率水准,仍低于2011年至2015年上半年的房贷利率水平。

从房贷利率角度看,2014年第三季度开始的利率大幅下滑,成为居民跑步加杠杆的缘起。

因为,整个经济的无风险收益率太低,向银行借贷成本低,持有房产的机会收益远大于机会成本,而现在这个逻辑已经不再成立。

成为主要宏观经济风险之一的房地产行业,面临去杠杆的压力,未来一年利率必须要沿续向上态势。唯有如此,才能实现“房住不炒”。随着利率水平的不断上升,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潜在收益越来越低,而风险则越来越大,才会不断有人抛售投机房产。

从这个角度来说,2018年最大矛盾就是居民部门开始收缩它的杠杆,在连续扩张了3年之后它会开始收缩,房价调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了。目前,个人按揭贷款累计增速已经首次由正转负。

要慎重!货币政策直接关系资产价格

随着10月份数据的陆续出台,经济下行拐点正在确立,今年4季度和明年1季度,经济增长下滑幅度可能超预期。有人开始认为,货币政策有可能在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微调,届时M2同比增速可能会有明显回升。

确实10年期国债4%的收益率,很多层面都已经承受不了了,但是这也要考虑决策层对于经济下滑的容忍度。货币政策直接关系到资产价格,一旦放松,资金价格必定会强烈反弹,直接关于调控效果。目前,10年期国债4%的收益率,与美国10年期利差拉大,有助于稳定汇率。

116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