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死拼活却赚不到钱?
www.moneyweekly.com.cn   2017-11-10   骥观天下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的数字:中国过劳死的总人数逐年攀升,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中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达60万人,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而这背后的原因,则在于劳动法当中的劳动监管和工时规定形同虚设,加班工作已经是职场的一种“明规则”。

据华尔街日报统计,中国的打工者年均工作2200小时左右,近85%的人每周工作44小时以上,远超于欧洲国家的平均水平。而劳动者带薪休假的天数,平均只有10天,位居世界倒数第三。

那么,中国的加班狗们没日没夜的工作,以每年几十万人“过劳死”的代价,换来了多大的经济效益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的数据,去年中国的人均收入为8260美元,仅仅排名世界93位。

以如此高的工作强度却换来了并不高的收入,这恐怕是所有中国职场人的悲哀。

有句话叫: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说的就是加班时间不断增加,但收入增加却十分有限的中国人。

越勤奋越贫穷,成为了笼罩在很多职场人士头上的魔咒,而让人们无法摆脱这个职场魔咒的原因,则是因为人们陷入了“低等勤奋”的陷阱。

一、玩命加班换不来工作效率的提高

玩命加班的人通常是因为陷于了一种认知的误区,认为加班时间越长,工作效率越高,这样就越能向老板证明自己有在很认真努力的工作。

然而,这种看似积极勤奋的方法却并没有考虑到工作效率的问题。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你努力工作加班的结果并没有带来工作效率的提高。

这就是所谓的“低等勤奋”,这个概念由前日本麦肯锡合伙人山梨广一提出。具体来说,它是指员工想利用加班等超长工时来展现责任感,却在进行低生产力的工作。尽管他们明知道加班其实没有多少意义,但“时间等于努力”的错误观念已经根植于心。

这种奉行“时间至上”的工作方法实际上效率低下,长时间的机械性加班劳作,会使得员工错失体验新事物、激发新思维的机会。

这当中的原因在于,超长工时必然会在生理上带来人体的疲劳。人在疲劳的时候,工作效率就会大为减低。心理学专家安德斯埃里克森在一份研究中曾说,人的工作专注力只可能维持4到5小时,之后的工作表现就会由高峰跌落到低谷,员工的工作情绪会随之减退,他们会开始浏览社交网站、用手机聊天等等。

换句话说,加班加到一定的程度,就不是在加班,而纯粹是在空耗时间,对于提高工作效率没有帮助。

以中国为例,每一名劳工平均年工作时间2200小时以上,而贡献的GDP每小时只有30美元,法国劳工的年工作时间少了近十分之一,但每小时的生产效率,却是中国的两倍。

如果从劳动生产率来看,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劳动生产率的7.4%。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与美国和欧洲的差距却是越来越小。

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今天,“增量经济”已经被“存量经济”替代,经济质量的重要性显然已经超越了数量的累积。因此,“低等勤奋”必然带来“低效率”,在职场上,这意味着“低价值”。

二、“低等收入陷阱”背后的“低等勤奋陷阱”

但即使我们意识到,“低等勤奋”的危害,我们却依然很难去改变“加班就是勤奋”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为什么呢?

实际上,“多劳多得”的加班文化是我们在过去的近二十年的经济实践中获得的一个经验,这个经验已经上升为了一种社会共识。

再加上中国人传统的农业文明当中,自古也有鼓励勤劳的思想,这种用时间来代替效率的工作方式,也有了文化上的归属感,久而久之就逐渐的成为了职场的主流规则。

这样的职场文化运行至今,员工已经和企业之间构成了“互相绑架”的关系。在职场中,大多数人都处于一种“低等勤奋”的状态,甚至是假装勤奋,实际上是在看老板脸色行事、用勤劳的伪装来混日子。

而这样普遍的“低效率工作”,则又会反过来给企业的效益与创新带来负面影响,从而影响经济的整体效率。被“低等勤奋”绑架的职场人,反过来又绑架了企业和经济,形成恶性循环。

这个恶性循环将很大程度上使得你的收入难以提高。

笔者在今年早些时候曾撰文警告读者当心落入“低等收入陷阱”,即是说在人们从低收入向着中等收入者奋斗的进程中,越接近中等收入的时候,收入提升越困难,并且整个社会的收入增长率不断下降。

从数据看,中国的中间阶层收入增速这些年一直以较快的速度回落,从2014年14%左右的增幅(相当于GDP增速的约两倍),下降到基本与GDP增速持平,并且还在2017年第一季度进一步下跌到低于目前6.8%的经济增速。

收入的平均增速骤降,从一个侧面显示出我们这个社会中真正有价值的工作越来越少。

很多十年前看似还不错的工作,放到今天已经很难给人带来收入增加,很多传统的工作甚至会在不久之后消失。大量的传统工作逐渐沦为低价值、同质化的工作;与此同时,具有创造性的、高智慧型工作的增量明显不足,这是整个社会平均收入难以增长的原因。

于是,只好继续推行之前的“加班文化”,将员工操练到死,以维持企业的基本生存。在“低等收入陷阱”的背后,其实是“低等勤奋陷阱”。

这种“低等勤奋”的普遍化、无解的现象,在经济发生的转型时期几乎都会发生,不可避免。今天的中国也不能例外,整个社会实际上已走到了普遍“低等勤奋”的境地。

三、摆脱“低等勤奋”需要做些什么

当然,作为普通人,你没法改变总体经济的状况,你所能改变的只有你自己。

如果你发现自己就是一个陷于低等勤奋、每天加班到死,但是收入始终无法提高,工作也不见起色,那么你应该从两个方面来思考如何改变现状。

首先,如何对“低等勤奋”纠错;第二,如何向“高等勤奋”提升。

对“低等勤奋”纠错的方法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制定自己的时间管理方法。

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资本对于人进行奴役的最重要方法不是从金钱上控制人,而是从时间上控制人。例如,在20世纪的工业文明时代,资本家用手表将一天分为24小时,以定量的8小时工作时间量化劳动力,从而对工人进行最大限度的、最精确的剥削。

而到了21世纪,我们的工作时间已经成为了碎片化、非连续的“电子时间”。“朝九晚五”的规则已经被更改,日常的生活已经被工作时间入侵,每个职场人士都永远处于“在线”的状态,随时都可以被联络到。

生活和工作的时间界限由此变得愈加模糊,一个人的所有自然时间几乎被工作完全侵蚀。也就是说,未来或许根本没有下班的概念,因为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是在上班。

因此,当你的生活已经完全被工作的“电子时间”入侵的时候,要想避免陷入长时间的“低等勤奋”,你就必须设立自己的时间计划表。例如,利用二八定律,利用自己最高效的时间段去处理价值最高的那80%部分的工作。

而对于工作中重要性不那么高的部分,则最好是利用分工合作的方式,“授权”给相关的人士,以一种花费自己时间精力最少的方式完成。

总之,将精力集中于“高价值”的事情上,这是摆脱“低等勤奋”的重要方法。

但仅仅把自己做事的效率提高,还不是完全摆脱了“低等勤奋”。如上所说,“低等勤奋”的本质原因在于经济增长乏力,传统行业的传统岗位创造不出新价值,于是,管理者便只能大力提倡“加班文化”对员工进行时间压榨,以此来维持企业的运营。这样的企业和岗位,实际上并不能创造新价值,它们仅仅是维持自己的存在而已。

除了在既有的岗位上最大化的提高时间利用率,选择有高附加价值的岗位是第二个提高自己的“勤奋价值”的办法,否则,当你自己处于一个注定价值很低的行业和岗位上,无论如何提高效率、充分利用时间,都无益于明显提高自己的收入。

当你提高时间利用率、节约下很多自己的时间,这个时候,你应该利用这些节约下的时间,去思考以自己的知识结构今后应该去从事怎样的高附加值行业,将无价值的“低等勤奋”变为有价值的“高等勤奋”。

282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