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伦和特朗普“博弈”开启
www.moneyweekly.com.cn   2017-03-17   第一财经

北京时间3月16日凌晨2点,美联储加息靴子终于落地——加息25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就此上升至0.75%-1%,这是美联储近10年内的第三次加息,也是特朗普正式上任后的首次加息。

美联储同时也公布了2017年最新的经济预测,维持2017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预期在1.375%不变,这意味着今年还有两次加息空间;维持2018年年底在2.125%不变,上调2019年年底预期至3%(之前料为2.875%);维持更长周期预期在3%不变。

未来,市场的主线将转向特朗普的财政刺激政策和美联储加息进程之间的“博弈”,更确切地说是一种“互动”。由于加息靴子落地,且耶伦对经济的表态积极,美国三大股指刷新日内新高。

2017年总计预计加息3次

此次,在17名美联储决策者中,9人预计2017年将加息3次(2016年12月份持此预期者为17人中的6人)。

耶伦在发布会上表示:“加息行动表明美国经济持续取得进展,加息并不体现对经济前景的重新评估。”这也变相证明,此次的加息是对经济投下的“信心票”。

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声明中提出,当前美国通胀接近目标(2%),委员会预计中期范围内将稳定在2%附近。预计经济条件将可以承担“循序渐进地”(gradually)上调联邦基金利率,之前FOMC暗示“仅仅循序渐进地加息”。不过耶伦也表示,无需对这一措辞的微调过度反应。

美联储重申,经济所面临的短期风险“大致平衡”,就业仍然稳步增长,最近数月的失业率没有太大变化。

美联储维持2017年GDP预期在增长2.1%不变,失业率预期维持在4.5%不变,上调核心通胀率预期至1.9%(之前料为1.8%);上调2018年GDP预期至增长2.1%(之前料增2.0%),维持失业率预期在4.5%不变,核心通胀率预期维持在2.0%不变。

值得一提的是,未来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和基建投资计划可能会加速经济扩张,各界预计这将加速美联储加息进程。不过耶伦此次表示:“我们没有过多讨论未来潜在的(财政)政策变化,当然其变化可能不小。部分FOMC委员的确将财政刺激预期纳入了其预测,但我们的政策决定大多是基于对当前经济复苏的判断,即就业和通胀率达到了我们的目标,而不是基于对未来变化的臆测(speculation),我们在未来有充分的空间来应对变化。”

特朗普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之一是“私人部门筹资方案”,关键在于政府并不出资,其核心内容是通过税收激励,撬动私人资本,在10年期完成1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尽管其对于经济增速的贡献可能并不显著,但各界仍认为将刺激就业、带动通胀;此外,美国财长努钦表示,新的减税政策可能要到今年8月后才能出台,最晚则可能要等到明年初。

耶伦和特朗普唱主角

未来,市场的主线将围绕耶伦和特朗普,而市场往往将二者间的关系理解为一种“博弈”,因为各界倾向于认为,属于精英阶级且身处学术圈的耶伦大概率不会偏爱“商人”特朗普,加息则可能是美联储对于特朗普刺激经济过程中的一种“打压”。

但这种理解恐怕大错特错,美联储独立于政府决策,其法定使命是维持价格稳定和充分就业,货币政策决定是基于经济数据和模型分析,因此这种所谓“博弈”的关系往往是一种政府刺激和央行调控的“自动平衡机制”,是“组合拳”而非对立。

“博弈”一:经济提速 VS 加息

第一个道理很简单,如果特朗普陆续推出财政刺激政策,美国经济持续转暖,那么为了防止经济过热、 通胀超调,那么美联储的责任就是通过加息来对冲,维持价格稳定。

当然,在这个情况下,这种“博弈”并非二者之间的对立,而是美联储对于经济增长投下的“信心票”,其在确认了经济回暖,以及加息不会导致经济重陷萧条后才采取行动。

摩根资管多元资产管理团队基金经理高礼行(Leon Goldfeld)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就历史水平来看,如果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比美国通胀率高出超过1%,就意味着美国经济过热,央行政策处于紧缩的状况。现在美国的通胀率不到2%,联邦基金利率(0.75-1%)比通胀率低了超过1%。如果联邦基金利率达到3%,这才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表明大家要对经济非常谨慎,有可能是在过热。但现在完全不必担心。”

在他看来,3月加息一次后,利率从1%到3%中间还有非常长的区间。“今年还会有2-3次,2018年可能还会有2.5-3次,一直到2019年,美联储都将会缓慢加息,到真正的过热或者是过于紧缩还有2年半的时间。”

同时,高礼行表示,目前的加息并不会造成美股熊市,且美股料仍将保持5%-10%的年均回报。“尽管美股估值恢复到较高水平,但就历史来看,只要不出现严重经济减速,美股不太可能出现持续1年的下挫,短期回调另当别论。当前美国经济稳步复苏,未来12-18个月大概率不会出现熊市。”

“美股牛市走过八年,的确是历史上最长的经济复苏周期之一,估值也偏高,但其仍有投资空间,只是回报可能不如从前,”但他认为,“纵观历史,无论是中东战争、亚洲金融海啸、互联网泡沫破灭,每当美国经济相较于上一年经济出现大幅放缓,下一年美股就会出现回撤。但就目前来看,2%-2.5%的经济增速仍然处于较为理想水平,不至于导致美股出现大幅回撤。”

“博弈”二:总统撤换耶伦?

此外, 有言论认为,由于特朗普看似并不喜欢耶伦或是当前美联储的风格,特朗普可能通过任命新的美联储主席和FOMC委员来达到目的。

耶伦的第一任四年任期将在2018年初到期,其是否会连任仍是未知。按照美国法律规定,特朗普不能在现任美联储主席任期结束前解除其职务。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美国向来避讳“总统任命美联储主席”,因为美联储主席由总统提名,但需要通过参议院和众议院审核通过后才能正式生效。此外,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是完全独立的,政府不能干涉。

不久前,特朗普政府正在物色美联储官员人选的消息不胫而走。今年2月,致力于监管的美联储理事Daniel Tarullo提前离任,这导致市场对于去监管预期升温,当日推动银行股大涨。Tarullo致函特朗普,称将在4月5日当天或前后辞职,这也为特朗普重组美联储人事提供了更多空间。

Tarullo此前负责拟定银行监管框架,其任期原定要到2022年才结束,特朗普团队希望任命其他人员,来填补当前负责银行监管职能的美联储副主席职位,而奥巴马此前尚未任命这个因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 Frank Act)而生的职位,Tarullo实际上则兼顾了这一职责。业内人士预计,特朗普的最新任命很可能会削弱Tarullo的影响力。

主流观点认为,随着Tarullo的离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 Board of Governors)则出现了三个空缺职位,填补这些空缺也令特朗普政府有了更多影响央行人员任命的自由权。

有学者表示,特朗普政府的确可以通过物色对监管态度较为温和的官员进驻美联储体系,以便推动其去监管的政策,且金融危机后的银行业监管成本的确颇高,有下降的空间,但政府并不可能因此而影响美联储的独立性,且一切提名都需要经参众两院通过。

2550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