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的首份财报
www.moneyweekly.com.cn   2019-03-26   财经天下周刊

上市一年多时间后,拥有明星产品“六个核桃”的养元饮品交出了第二份年报。

3月25日,养元饮品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1.44亿元,同比增长5.21%;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26.78亿元,同比增长15.2%。其中,营收仍未达到4年前水平。

公司同时抛出2018年度分红方案: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0元(含税)及转增4股,共计派发现金红利约22.60亿元,转增约3.013亿股。分红金额占净利润比例达84.39%。其中,实际控制人姚奎章及其控制的雅智顺投资有限公司共持有股份34.87%,可拿到近4成分红。

截至3月25日收盘,养元饮品股价为51.58元/股,上涨2.65%,总市值为388.54亿元。

2017年12月12日,耗时6年的养元饮品终于成功叩开A股大门。上市首日,它以78.73元/股的炫目发行价,成为七年来沪市最贵新股。不过,仅仅经历一个涨停板,养元饮品在上市后的第19个交易日以每股78.72元跌破发行价,收获“最熊新股”的称号。

营收不及4年前

在此之前,养元饮品近年来业绩不断下滑。2014年至2017年,养元饮品分别实现营收约为82.62亿元、91.17亿元、89亿元、77.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17%、10.35%、-2.38%、-13.03%;净利润分别约为18.3亿元、26.2亿元、27.41亿元、23.1亿元。

与此同时,2018年年报显示,在销售区域方面,养元饮品的前四大销售区分别为为华东、华中、西南、华北。不过,西南地区和东北地区销售增长强劲,同比分别实现增长14.08%、10.10%;然而,华南地区营业收入相较去年减少9.76%。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养元饮品在电商销售平台实现收入1.22亿元,同比增加131.46%。

六个核桃的“孤军奋战”为养元饮品的营收作出极大贡献。财报显示,养元饮品的主要营收来自植物蛋白饮料,2014年至2017 年,核桃乳的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94.90%、95.41%、97.30%、98.45%。

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核桃乳的营业收入为80.2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98.51%,占比继续提高。其他植物蛋白饮料的生产量、销售量均比上年减少,分别减少8.06%、13.91%。也就是说,养元饮品产品种类较为单一的状况仍未得到改善。

与此同时,同行也来抢食市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含乳和植物蛋白饮料企业数由2013年末的211家增至2014年末的246家,同比增幅达17%。 “六个核桃”的竞争对手“承德露露”、知名乳制品牌三元、蒙牛、伊利等均推出核桃乳或类似产品。

此外,层出不穷的山寨产品也成为养元饮品的“拦路虎”。据媒体报道,“六仁核桃”、“果仁核桃”,每箱比六个核桃便宜10元至20元。

或许是为拓展产品线,2018年3月31日,养元饮品发布公告,更改其经营范围,将原来的生产饮料(蛋白饮料类)、罐头(其他罐头)改为生产饮料、罐头。

而相较于2017年年报,除核桃乳、料核桃花生露、核桃杏仁露外,最新的年报在介绍产品中新增了“跨品类新品养元红枸杞饮料”。

“六个核桃”曾热衷理财。2017年年报显示,养元饮品银行理财产品发生额高达458亿元,年末未到期金额为75.59亿元。而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同比增长591.84%,其解释为为降低投资风险,公司将部分闲置自有资金由原来的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转为银行定期存款。

1元成本最贵的是易拉罐

“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短发陈鲁豫一边拿着饮料走向工作族,一边如是说道。

上述广告耗费了养元饮品6000万元。与此同时,为了广告效果,养元饮品还买下央视新闻联播30秒后的广告时间。

真金白银的广告投入确实达到了效果。2010年8月后,这句广告金句简单粗暴地抓住了学生、家长及白领等目标群体,这一年,“六个核桃”的销售额达到15亿元。短短三年后,其业绩突破100亿元。

之后,掌握营销妙招的养元饮品相继与央视《挑战不可能》、湖南卫视《好好学吧》、山东卫视《我是先生》等益智类节目签约,结合补脑的卖点,继续扩大品牌影响力。2016年,为成为《最强大脑》的赞助商,姚奎章甚至不惜拍下2.5亿元的赞助费。2018年5月,六个核桃又邀请了“流量小鲜肉”王源作为代言。期间,2016年,养元饮品的净利润接近24亿元,弯道超车同类上市公司承德露露。

为品牌推广而“挥金”的举动在财报上也得到了体现。财报显示,2014至2017年,养元饮品广告费投入分别为2.29亿元、2.81亿元、3.99亿元、3.53亿元,所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重由2014年的2.77%攀升至2017年的4.56%。

而2014年至2017年,养元饮品的研发费用分别约为128.74万、246.89万、544.61万、784.53万和1110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各自约为0.017%、0.03%、0.06%、0.088%和0.14%,呈现增长态势。但每年研发费用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不足0.1%。

“重营销,轻研发”的问题在2018年得到改善。财报显示,2018年,养元饮品的研发费用为2140万元,同比增长93.31%,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为0.26%;广告费用为2.79亿元,同比减少20.87%。

与之相对比,“六个核桃”在植物蛋白领域的竞争对手“承德露露”2017年的研发费用为1147.15万元,占营收比重近0.5%。

而每罐六个核桃的成本中,占比最高的竟然是易拉罐。招股书显示,2017年上半年,六个核桃每听成本为1.10元,同比增加6.44%。其中,在直接材料中,核桃仁成本占比为23.3%;易拉罐成本占比位列首位,为52.18%。

而最新年报显示,这一情况仍未得到改善,易拉罐的采购金额占采购额比重为58.45%,仍位列首位;而核桃仁的采购金额占采购额比重仅为15.98%。

此外,六个核桃补脑效果之说也站不住脚。有消费者称,一罐“六个核桃”售价约4元,连六个生核桃都买不到。职业打假人王海质疑其并无健脑功效,起诉六个核桃。

曾被称“最熊新股”

养元饮品的招股书显示,养元饮品的前身是1997年水电力实业总公司和衡水电业局劳动服务公司出资设立的河北元源保健饮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800万元。它曾濒临破产,历经两次转手后,于1999年被国企衡水老白干兼并。然而,衡水老白干也未能扭转颓势。

转机出现在2004年。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被58名员工出资买下成为私企,姚奎章作为总经理以30.01%的股份成了新公司的掌舵人。2005年,姚奎章及员工新开创新品种——核桃乳,并取名为“六个核桃”。

不同于老乡承德露露于1997年深交所上市成功,养元饮品的上市之路颇为坎坷。2011年、2012年、2016年,养元饮品三次冲击IPO未果。耗时六年,2017年12月12日,养元饮品终于成功叩开A股大门。

上市首日,养元饮品以78.73元/股的炫目发行价,成为七年来沪市最贵新股。同时,上市首日在上涨44%后,股价更是一跃升至113.37元/股,总市值约610亿元,跻身A股市值一百强。

然而好景不长,养元饮品上市后仅有一个涨停板,随后就开板并惨遭跌停,并在上市后的第19个交易日就以每股78.72元跌破发行价,因此收获“最熊新股”的称号。

虽然上市不久即跌停,让股民损失惨重。但值得注意的是,养元饮品的上市让一些老员工们摇身一变成富豪。在2005年改制中,出资最低金额1000元、占股0.03%的两名车间工人,由于六个核桃的上市,持股市值高达1041万余元。此外,据媒体报道,上市时1075.50万股的老股转让,使股东们合计变现8.47亿元。

558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